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一章 做胆
    古话说得好,事不过三,一旦过了三次就只能说命中注定。

     从小到大,我就像专门为了遇到这些怪事而出生,从小到大我都忘记经历过多少,只有几个印象比较深刻的事。

     第一件事发生在我四岁那年,在我老家村子里有个电站,我经常去那边玩。又一次跟着一起玩的小伙伴跑到了那边玩,电站依山而建,旁边的水渠不深还有很多小鱼。

     鱼不敢下去抓,弄湿衣服回去后就得挨打,而且当时只有四岁,也只会蹦蹦跳跳的跑。

     跑着跑着路过电站,从大路往电站哪里,有一条小道,小道一边是山一边是河。

     电站这里我们经常来,只在外面玩,因为哪里有一块水泥砌成的小坡,从上面滑下来像玩滑板。

     当时的时间已经接近四点,同伴们跑在前面,最大的哥哥已经八岁了,跑得比较快,而我跟在哥哥后面那个追啊。人小腿短追不上,在后面急的哇哇叫。

     没办法,谁让我那时候才四岁,当他们都跑的没影子了,我独自走在小道上。

     小道离电站也就三十多米,我独自走着也不怕,可就在这个时候旁边的山上一阵悉悉索索!我当时没有注意,忽然觉得尿急就脱下裤子准备撒尿,正好就对着山那边。

     小孩有个习惯,什么都喜欢比较,记得当时在一起玩的时候,比看谁尿得最远。

     于是我憋足了劲一泡尿出去,也有大概一米远的距离,尿完继续往前走。悉悉索索的声音越来越响,我望着山上看了去,就见冬毛(老家对一种植物的称呼)晃动,似乎有东西在里面跑动。

     眨眼睛一个东西跑下,我只是侧着头没有注意看后面,只看到冬毛晃动,有东西下山了。

     那东西的速度太快了,我刚回头还没有来得及看清楚,就见一声怪异的叫声。它正好从我尿尿的地方,像是忽然受惊往着山上跑,那速度可叫一个快,我连那是什么都没有看清楚,就看到了一点红色的光。

     后来我猜测这东西可能是精怪,不过这个猜测长大后的我,也觉得好笑,精怪都是神话中的东西。年幼的我被它吓到了,虽然不知道是什么,看到它的瞬间我跌坐在地上,不断的哭着。

     “啊,呜呜呜!”

     同伴们离着不算远,我当时的位置多走两步路,就到了电站。那个地方正好是个弯道,他们看不到我,却能听见我的声音。

     “吴廆,你怎么哭了。”

     “乌龟就喜欢哭,没事的,他一天不哭不舒服。”

     “吴廆手上的是什么,你看好像哪里一块都红了。”

     我听着伙伴的声音,抽泣着看向手背,一块红色的印记,像是一个提子印。啊!我口中发出一声惊叫,接着我感觉脑袋一昏,就这么倒在地上昏迷了。

     后来也不知道是怎么回家,醒来后整个人昏昏沉沉,就听见一个声音在我耳边絮叨,说的什么我也听不清。

     那天之后我一直对声音很敏感,忽然的一下声音响了些,我就会被吓到。哪里黑往哪里转,找不到黑的地方就大叫,叫不了两声又昏了过去。

     家里人猜测我的被什么东西冲了,也有可能是丢了魂,如果不早点治好就会成一个小疯子。

     父母建议带我去县医院看看,结果奶奶不同意,说村里有个胆婆可以做胆。

     听奶奶说要相信那些封建迷信的东西,我妈当然是不愿意,可我妈拧不过奶奶,边上还有我把拦着这事也就成了。

     吃完午饭,下午两点接近三点,奶奶带着我往村里中学走,中学对面住着一个婆婆,大家都叫她麻婆婆,她会做胆所以又被称为胆婆。

     奶奶跟她说明了来意,麻婆婆抓起我的手,仔细的瞧瞧。目光一凝,我身体猛然抖动起来,心中对这个婆婆的惧意提升到了顶点。

     就在我准备拔腿就跑的时候,麻婆婆忽然对着我大叫一声:“吴廆!”当时我浑身就是一个激灵,似乎看到一个淡淡的影子往外跑。顿时整个人清醒了不少,我茫然的看着麻婆婆。

     麻婆婆没有再看我,神色有些憔悴的对我奶奶说:“东西都带来了?”

     “带来了,带来了!”奶奶说着,把一张红纸、小碗还有红布包拿出来,在小碗里面还有一碗米。

     麻婆婆请我们进房间,坐在一尊神像下面。

     我盯着麻婆婆看,有些畏惧转头正好看到了麻婆婆背后的神像,看着神像隐约的见到它笑了一下。我拍着奶奶的肩膀时候:“她笑了,她笑了。”指着神像的手,忽然被麻婆婆住着,又拍了下脑门,说:“别指着神像,小心她晚上找你。”

     听了这话,我往连忙奶奶怀里转,刚刚麻婆婆的样子,有点吓人。

     麻婆婆教训完我,转身对着神像开始念念叨叨,伸手从神像下的抽屉里拿出三根香,在神像前点燃。又拿起奶奶的那张红纸,开始念叨起来,大致意思是谁家小孩,叫什么名字,生辰八字多少云云。

     一边念着一边用红布包裹着小碗,小碗里面装满了一碗米饭,再用一根红色毛线捆住红布。

     麻婆婆把包裹着米和碗的红布包,抓着碗底悬在香上面转圈圈,当香烧到一半的时,又对着神像念叨着。

     猛然,麻婆婆回头看着我,单手虚抓一下空气拍在我的胸口,顺势把衣服拉开,另一只手拿着红布包往我怀里塞,指着我怀里的红布包说道:“好了,这东西放在他怀里,睡觉也不要离身,回去后五点左右,在家门口叫三声这孩子的名字,三天后把这碗米煮成饭,吃了就没事了。”

     奶奶一听很高兴,而我也莫名的精神了些。乘着我出门,奶奶从口袋里拿出一个红包交到麻婆婆手里,原本麻婆婆不想收,奶奶却说:“这是办事钱。”

     “今晚让这小子小心点,不然很麻烦。”临走前麻婆婆嘱咐这,奶奶点头答应。麻婆婆送我们走了一段路,跟奶奶交代着一些话,我当时注意力都在红布上,没有听仔细。

     回到家后,时间悄然而去,奶奶在门口喊了我三声名字,我浑身又是一个激灵,总算是回魂了。

     吃饭的时候我想看会电视,吃饭一般在五六点的样子,那时候正好有很多的动画片可以看。可奶奶不让,我父母去了县里,闹了下小别扭我只能听奶奶的话。

     小孩子其实很好哄,必须得顺着毛摸下去,动不动就打骂只会让孩子变本加厉。

     乡下睡觉的时间很早,一般看完了新闻联播,到八点的时候就得去睡觉了。这天我睡得比较早,7点就倒在床上睡着了。晚上我抱着红布包,捏了捏里面一粒一粒的米,渐渐的就睡着了,这一觉开始睡得很香。

     到了后半夜,山上忽然又一种动物的嚎叫声,这种声音不好比喻。

     当我睁开眼睛的时候,人出现在一片密林中。当时还小,老人家说半夜做梦不要怕,梦里的东西都是假的。

     当我在林子里打转的时候,一个长相怪异的人走到我面前,一双眼睛死死的盯着我。见他盯着我,心里有些生气,张口就说:“你是谁?干嘛盯着我看?”

     “哇!”对方张开嘴,哇的一声就开始叫唤,我砍他那样子着实被吓到了,身体往后倒退两步就开始跑。

     腿就像不听使唤,越跑越快,越跑越快,直到看到了前面有一对人,我想是看到了救星一样,对着他们大喊:“救我,呜呜呜,有妖怪要吃我。”

     前面的一对人,前面是一黑一白两个人影,后面带着一队看不清样貌的影子。

     跑近了些,见那黑衣服人手上拿着链子,本能的往白衣服人身边跑,抱住他的大腿瑟瑟发抖。黑衣服人一身黑,跑进了看他长得吓人,而白衣服的那位正好侧着身体。

     我抱住它大腿的时候,身体一凉正准备松手,白衣服的人一手提起我,打量了两眼,呜呜的开口,好像是说:“哪里来的小娃娃。”

     他的舌头耷拉到胸口,很长……很长,说话的时候含含糊糊,很难懂,但是我听懂了。

     张口就把家里的位置说出来,然后一脸小可怜的看着他。

     “呜呜呜……(小娃娃,你不怕我?)”白衣服人问。

     “我不怕你,我怕它。”

     我说着,手往着密林里面一指,一个长相怪异的人站在哪里,一张嘴已经张开到能吞下我。看到它那凶样,我没来由的往白衣服人怀里钻,旁边黑衣服的人说:“别耽搁时辰。”

     白衣服人点点头,对着追我的东西喝道:“滚~”

     这个字说的很清楚,接着他伸手在我头上摸了摸,身体一动我闭上眼睛就睡过去,再睁开眼就是第二天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