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三章 出事了
    我和二师兄白起跟着这些慌乱的工人进了六爷的店里,还没等我开口说话,这帮人就到处找六爷的人,里屋外屋都看了一遍。

     其中有一个汉子像是这些人的工头儿,没看着六爷影,有些着急,我看到这心说你能找着六爷就怪了,这老家伙吃完饭肯定又去老年活动中心和那帮老太太打麻将去了,天天就跟上班似得,也不知道打麻将是假还是调戏老太太是真。

     这时候,那几个工人也注意到后进来的我和二师兄,那领头儿的一愣,擦了擦头上的汗水,走过来说道:“这位小哥,俺记得你好像是隔壁纸扎铺的掌柜的吧,你知道六爷干什么去了吗?实话跟你说,我们工地出大事了,人命关天的大事,非得六爷去不可,挖出了棺材,人都疯了,差点出了人命!”

     旁边的几个工人急忙附和道:“那可不,好几个人都跟中了邪似得,现在正在那闹腾呢,可邪乎了,老吓人了!”

     我一听这话,也是吃惊不小,这几个工人看样子应该是不远处那片正在开槽的工地的工人,据我所知,那个工地在我们这条街的南边不远,这几天刚刚开工,晚上睡觉都能听见卡车的声音,动静很大,附近的居民也都抱怨不小。

     但是让我奇怪的是那个工地以前就是一片荒地,也不是什么坟场,怎么就挖着挖着突然挖出棺材了呢,还有人中邪?这倒是怪事!

     之前说过,六爷那老家伙在这一片也算是德高望重了,哪个工地开工或者哪个有钱的土豪改家里的风水或者家里死人出殡,都会来这请六爷去看看,请教一下他老人家的意见,不过在我看来,六爷能混到这份上,全凭他那一张能把死人说活了的嘴,这也算本事了,不过这本事我可没有,按理说,工地上出了这种怪事儿,他们来找六爷也就不奇怪了。

     我看着面前的这几个人,对他们说道:“你们先别急,六爷不在,有什么情况你们先跟我说说,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 我话刚说完,这几个人就开始你一句我一句的说了起来,听的我脑袋都快炸了,听了半天愣是没听出个子丑寅卯来,我一皱眉头,赶紧摆了摆手,对他们说:“你们一个一个说,跟小学课堂似得,那个你,对,就你,你先说,其他人闭嘴。”

     那个工头看我让他先说,喘了几口粗气,缓了一缓,但是神色依然十分慌张。

     他操着异地口音说道:“这不工地前几天刚刚开工,本来什么事也没有,直到今天早晨,俺们开槽的时候,眼看第一个坑槽就要完事了,这时候钩机突然挖到了啥东西,俺领着几个工人来到下面一瞅,竟然是一副大棺材,俺官小,做不了主,急忙跟工地的项目经理报告了,项目经理让我们别声张,先挖出来再说,我们只能按他的意思办,谁知道还没等俺们把棺材从土里挖出来,旁边的几个工人一下子就躺在了地上翻白眼,吐着白沫子,跟犯了癫痫病似得,俺们一开始以为是天气太热都中暑了,后来等俺们把这几个人抬到工地帐篷里的时候,那几个工人突然就跟发了疯似的见人就咬,你看俺这胳膊,差点被咬下一块肉下去,疼死俺了!”

     这汉子一边说,一边撸起袖子让我们看,我这一看也不由得咋舌,只见他的胳膊上竟然被咬下一层皮,周围还有牙印,那分明就是人的牙啊,我心说这到底怎么回事,我也从来没遇见过这种状况,这要放到网上也算是一条奇闻了,看来他们挖出的那具棺材有点邪乎。

     那汉子继续说道:“俺们工地的项目经理当时也吓坏了,急忙吩咐俺们上这来找六爷,说他老人家是出马仙,管用!”

     我听完心中不由暗笑,还出马仙,别人不知道我还不知道,六爷那老家伙也就忽悠忽悠你们,你们还当真。

     但是,我转念一想,出了这种怪事,十九八九和那副棺材有关,这种事我也没经验,说到底还得去找六爷,六爷毕竟是老江湖,吃过的屎……不对,吃过的盐肯定比我吃过的饭都多,还得让这老头拿拿主意才行,毕竟人命关天,不是小事儿。

     其实我对这种中邪之类的事情也是抱着怀疑的态度,小时候我在农村也没少碰见这种事,比如在我小时候,我们村里有个孩子到山里面去玩,回来的时候就发高烧说胡话,而且那孩子当时发出的声音竟然是一个女人的声音,后来还是我们村一个老太太看的,又是烧纸钱又是剪纸人,那时候我年纪还小只是觉得有趣,并未多想,再后来那小孩儿到底怎么样我也不知道了。

     类似这样的事情还有很多,我也撞见过不少,要说不信吧,你看着还真像那么回事儿,你要说信吧,中邪啊掉魂啊这种事又没有科学依据,所以我对这样的事情都是保持半信半疑的态度,没想到今天又碰见这样的事了,几个人挖棺材挖着挖着就疯了,光听着就感觉玄乎。

     还没等我开口,一直站在我身后的二师兄突然上前一步,看着那工头面无表情的问道:“那副棺材是什么样子的?你们是何时发现的?打开了吗?”

     我也没想到一直沉默的二师兄会突然开口,那工头看了我一眼,问我:“这位小哥是?”

     我犹豫了一下,心想,难道二师兄有办法?要不然怎么这么问呢?

     当下,我开口对工头道:“这小哥是六爷的徒弟,他问什么你就说什么得了!”

     那工头点了点头,说:“那棺材是木头的,血红血红的,还没打开,俺们也就是刚才在土里刨出来的,棺材儿还在坑里呢,只露出一截,没人敢靠近,大伙都说棺材里面是僵尸,会蹦出来咬人!”

     二师兄听完,突然转过头看着我问道:“今天是几月几号?”

     我下意识的回答说:“今个儿六月三号,咋了?”

     二师兄听完,自己小声的嘀咕了一句,然后从衣服里拿出了一个八卦盘,看了几秒钟,突然脸色煞变,看着我道:“东宫易主,太岁不出,大凶!我如果没有猜错的话,那棺材里面是个凶物,如果处理不好,附近的活物都会遭殃!”

     “啊,有这么严重?”我被二师兄的话也吓了一跳,心说真的假的,你就拿个五块钱的罗盘看了一眼,然后问了一句日子就说这话,我心说你比六爷还不靠谱呢。

     不光是我,那几个工人即使脑袋在笨,也都被二师兄的话吓的脸色煞白,哆哆嗦嗦的。

     这时候,二师兄又说道:“没有时间了,如果晚上十二点之前不把棺材烧了的话将会有大麻烦,你们赶紧回去,千万别让人乱动那具棺材,谁动谁死!”

     他说完又看向我,道:“你父亲的铜钱剑你放在哪了?”

     我这时候看二师兄的表情不像是在开玩笑,我心也跟着慌了起来,急忙道:“放你背包里了!”

     他点了点头,又对那几个工人道:“你们还在这里愣着干什么?”

     那几个工人也都反应过来,急忙从六爷的店里跑了出去,走的时候那个工头还偷偷摸摸的小声问我:“小兄弟,不会真的挖出僵尸来了吧!”。

     我瞪了他一眼说:“你香港鬼片看多了吧,哪来的僵尸,让你干什么你就干什么,不想死人的话赶紧回去别让人动棺材!”

     那工头被我呵斥了一句,也急忙出了店外。

     我和二师兄出了六爷的店,回到隔壁取了之前让我差点当成破烂扔掉的铜钱剑。

     这时候,二师兄问道:“你应该知道那个工地在哪吧?”

     我点了点头说:“我又不是路痴,不说别的,就这片地儿,闭着眼睛我都能找到那!”

     说完,我和二师兄出了店门上了我那辆一直停在路边的二手金杯,要说这车也是我老爹给我留下来的,算是古董了,平时我也不怎么开,不是不想开,而是怕开到半路突然哑火掉链子回不来,这时候也管不了那么多了,我和二师兄上了车就往那个工地方向开去。

     我一边开车,一边偷偷的看了副驾驶上的二师兄一眼,只见他和之前就好像完全变了一个人似得,目光犀利,面色发寒。

     我点了一根烟,问道:“那个,二师兄,你刚才说那个东宫啊太岁什么的,到底什么意思啊,听着怎么这么玄乎?”

     他看了我一眼,缓缓道:“说了你也不懂!”

     我:“……”

     他叹了一口气道:“看来师兄真的不打算教你,我也不能跟你说太多!你只要知道,过了午夜,那几个发疯的工人就会死,那棺材里面的凶主也会出来,到时候就连我也收拾不了。”

     “难道真的有僵尸不成?那东西不是电影里的吗?”我不可置信的看着他。

     他犹豫了一下,然后开口道:“如果尸体被埋在聚阴之地,日久天长,极有可能尸变,如果没人动的话也就没事了,但是一旦重见天日,周围方圆百里的人和牲畜都要遭殃,但是我也不敢肯定,得先到那看看再说。”

     我听完他的话,感觉七窍通了六窍,根本一窍不通,完全不明白他在说什么,什么聚阴地,我压根也没听说过,心中也是越来越疑惑,眼前的这个二师兄到底是什么来头,说话的口吻简直和六爷忽悠人的时候一模一样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