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六章 锁七关
    也就几分钟的功夫,那项目经理把剩下的那三个闹了撞客的工人也都抬到了这屋。

     此时帐篷里的情形颇为诡异,七个被绑了手脚的人并排躺在地上不断挣扎,就跟电影里的丧尸似的。

     我小声问:“接下来怎么办?”

     白斩道:“好在时间不长,这几人有救。”

     说完,他招呼了项目经理吩咐了几句,那经理一愣,想了想,然后一招手,所有人都出了帐篷,只留下我和白斩。

     “守住门口,别让人进来!”他对我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 我有些纳闷,但还是按他的吩咐去做了,随即,就见他拿出我爹的那把铜钱剑,在地上画了起来。

     他先是画了一个大圈,将地上的七个人全部围住,然后将之前我给他的朱砂撒在了四周。

     我有些看不懂,不知道他要做什么,刚想好奇的问一句,谁知道,那几个工人突然之间挣扎的越来越厉害,眼看那绳子都快断了,每个人都呲牙咧嘴的,表情极为狰狞。

     我没见过这种阵势,不免有些害怕。

     白斩在地上还继续比划着,这挖一下那抠一下,我定睛去看,发现他画的东西有点眼熟,稍微一想,这不是北斗七星吗?

     而这时,让我没想到的是,那圈里其中一个工人身上的绳子突然崩开,那个人发了疯的就向着白斩冲了过去。

     我大叫:“小心身后!”

     白斩听见我的提醒,竟然充耳不闻,依然蹲着,也不管身后,我当下又急又气,急忙冲了过去,不过已经来不及了。

     我眼看着那个人已经出了圈子,快要扑到白斩身上的时候,却见白斩一个闪身,平地腾空而起,一脚就瞪在了那个人的胸口,身体借势在空中竟然翻了一圈。

     我一下子就愣在那了,正如六爷所说,这二师弟果然不是一般人,这身手是我平生仅见,有点厉害,出乎了我的意料!

     那个人被白斩踹了一脚,身体向后倒去,压在其他几个人的身上,然而令人意想不到的情况发生了。

     其他几个人似乎受了刺激一般,挣扎的更为剧烈,那麻绳根本不起作用,几乎同时,七个中了邪的工人都挣开了束缚。

     我一看不好,急忙想叫人帮忙,谁知道其中一个人的手已经到了我的近前,一股腥臭味传入了我的鼻中,熏的我有些发晕。

     我心想,这帮人到底怎么了,怎么会变成这样,简直是厉鬼附身啊!

     然而,千钧一发之际也容不得我多想,我用尽了全身的力气踹出一脚,却不想这一脚就像踢到了一块铁板上,骨头差点没断了。

     这一脚可以说是使了七分力,我想怎么也能把这个人踹趴下,谁知道他只是后退了一步,然后又猛扑了过来。

     我心里暗骂,同时一伸手就抱住了他的腰,那家伙就好像我是他杀父仇人一样,狠了命的在我身上撕扯,我阵阵心惊,这家伙的力气也太大了,我根本弄不住他。

     这一切都放生在电光火石之间,就在我和这个人撕扯的时候,另外六个也都冲着我和白斩扑了过来,眼下情况危急万分。

     我这一愣神的功夫,忽然感觉后背就好像被一柄锤子砸了一下,剧痛无比,我的手顿时松开,一屁股坐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 我心说这二师弟到底在干什么,关键时刻怎么还在地上作上画了。

     另外几个人忽然注意到我,我心道糟糕,身上顿时出了一身的冷汗,只见那几个人也都朝我走了过来,如同厉鬼一般。

     我在这些人的身旁来回穿梭,心里边直骂娘,心说你们怎么竟追我,怎么不去追他呢。

     这帐篷的空间本就不大,我被逼到了一个死角,眼见退无可退,就在我心中焦急的时候,白斩忽然喊了一句:“到我这来。”

     我咬了咬牙,双手推开冲过来的一个人,又一脚将右边的那个工人踹了一个趔趄,趁这功夫,我赶紧向着白斩那边跑去。

     终于来到他身边,我喘着粗气,在看白斩,只见他脸色煞白,额头上也布满了汗水,似乎极为疲惫。

     我看着屋内的情形,对他说道:“他们怎么跟疯了似得,见人就扑,赶紧想想辙啊!”

     说话间,这七个工人都同时的聚了过来,我下意识的后退了几步,这时候,白斩突然蹲下身,口中大喝了一声:“给我破!”,随即,他将那把铜钱剑径直的插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 于此同时,我的耳边突然响起了一道惊雷,震的我耳朵嗡嗡直响,我心中大惊,以为是什么东西爆炸了,但是我看向周围,发现这声响来的太突兀,根本不知道是怎么弄出来的。

     我回过神,在看眼前,却看到了十分奇异的一幕。、

     那几个工人在那道响声过后,所有人的身体几乎同时一怔,然后竟然拼了命的想往外走,但是他们却怎么也走不出白斩在地上画的那个圈。

     那几个工人在圈里就好像没头的苍蝇,每每走到边上却又退了回来,你撞我我撞你,看起来有些可笑。

     我心说这又是什么情况,难道和刚才的那声巨响有关?

     正在我疑惑之际,白斩站起身,长出了一口气,对我说道:“暂时应该没事了,他们的七关被我封了,只要这把铜钱剑还插在那,他们就离开不了那个圈!”

     我在看地上白斩用朱砂画的东西,这一看之下我却骇然的发现,那地上的图案就好像电影里道士画的符一样,而那些人就站在这张符里。

     电影我可是看过不少,可我一直认为那纯属扯淡,什么符啊阵啊之类一点科学道理都没有,骗小孩的玩意,可是今天,我亲眼看见这奇异之事不免心生动摇。

     看着我疑惑的样子,白斩突然开口道:“这只是茅山术里的一种小术,世间万物,生而有灵,生而有气,气走七关,所有东西能活在这个世上全是凭着一口气,我将他们七关锁死,他们自然而然走不出去。”

     我惊讶道:“茅山术?”

     白斩点了点头:“我师父就是茅山派的。”

     “那这么说,我老爹……”

     “对,师兄入门比我早十几年,不过我入门的时候师傅已经重病缠身了!”

     我听完白斩的话已经吃惊的说不出话来,我从来没想到我那个老爹居然还有个茅山派的师傅。

     至于所谓的茅山派我倒是听过一些,电影里那些抓鬼的道士不就是号称自己是茅山的什么什么传人吗?想不到这世上还真有茅山术这种东西?

     白斩看了看我,又道:“你不必惊讶,中国道术源远流长,普通人很难接触的到,你不相信也是理所当然。”

     我咂了咂嘴,眼下的状况也不由得我不信了。

     我在看眼前圈子里的那几个工人,虽然仍是一副发了疯的样,但就是走不出白斩画的那个圈,每当他们的脚踩上地上的朱砂的时候,地上的铜钱剑就会震动一下,我心中不由感叹,这简直是神乎其技啊!

     我看了看白斩,心中已然钦佩至极,就刚才的那一手,不说别的,不练个十几年根本做不出来。

     想到这,我心中不由得暗骂我那老爹,我只知道我老爹平时爱鼓捣一些铜钱之类的物件,可这些事情我却从来没有听他说起过,我心里打定了主意,不管怎么样,回去之后肯定找他算账。

     如果我要有这本事,还用的着吃了上顿没下顿吗?想到这,我心中不免心生怨气。

     白斩似乎看出了我的心思,对我道:“你别怪师兄,其实他不跟你说这些事情是有原因的!”

     我翻了一下白眼,也不说话,独自一人在那生闷气。

     我想了一会,眼睛忽然一转,于是开口对白斩说道:“我说二师弟,赶明个儿把这东西教教我呗,反正你是我爹的师弟,都是一家人,俗话说肥水不流外人田。”

     “不行!”

     谁知道,我话音刚落,白斩就果断的回绝了我,就在这个时候,帐篷外边突然传来杂乱的脚步声。

     我刚想抬头去看,却见刚才离开的那几个工人端着一盆黑乎乎的东西,进了帐篷二话不说就泼了过来。

     我猝不及防,被淋了一身,只觉得这东西腥气扑鼻,不知道是什么动物的血。

     那泼血的工人一看是我,急忙走了过来,我不由得骂道:“往哪泼呢,看着点啊!”

     “不好意思小兄弟,实在是太着急了!”

     “这是啥啊?”

     我见人家也不是故意的,也就没好在说什么,大不了回去换件衣服,不过这味道我确实在受不了。

     这时,那个项目经理走过来说道:“黑狗血,这小哥吩咐的,我们在附近的市场找了半天才弄到!”

     我当下明白,心说难怪,怪不得这么腥。

     我找了一块抹布随便擦了擦,忽然感觉哪不对,转眼一看,发现那些黑狗血泼到那几个工人身上之后,他们全身竟然开始冒黑气,就像是着火了一般。

     我走向白斩身边问:“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煞气?”

     白斩点了点头,脸色更加苍白了几分,对我道:“黑狗血属于至阳之物,刚好克制煞气!”

     他说完,便转头对着那个项目经理说道:“这几个人已经没事了,带我们去看看那副棺材!”